“房子有涂鸦我们不要!”不识货的夫妇已哭晕在厕所

9393体育网

据前日英国《卫报》的一则消息称:“著名涂鸦艺术家班克斯(Banksy)去年10月创作在诺丁汉罗斯里大街的涂鸦作品《呼啦圈女孩》,由墙面的业主以6位数的价格(英镑)出售给了布兰德勒画廊,今已被拆除。

街头涂鸦,早已不是一件新鲜事。在大街小巷,甚至是闹市区的卷闸门都能看到涂鸦这种张扬个性的艺术形式。但是找寻涂鸦客是件困难的事情,他们就像一群神秘的夜行人,在漆黑的夜里,突然冒出来,挥舞着手中的喷罐,涂出一连串古怪的符号,之后,这群夜行客又神秘地消失……(当然现在文明社会,很少存在这种情况了)

从个别年轻人偷偷摸摸地“创作”被警察请去喝咖啡,到一些城市的管理部门主动将它引入社区,这种原本边缘的艺术形式逐渐被公众熟悉。

2013年美国洛杉矶一个加油站的业主打算拍卖一面涂鸦墙——“提着花篮的女孩”。据说,经营加油站的业主罗森伯格后来才知道那幅涂鸦的作者是班克斯,一名知名的涂鸦艺术家。2012年他卖掉加油站的时候,特意请人把那面墙取下来,给它装上了铝框。据悉,这件作品至少可以卖到30万美元(约合182万元人民币)。不得不佩服这名业主的先见之明。

另一个业主戴维·安斯洛(David Anslow)在布里斯托尔持有的五室双层公寓,当时他打算卖掉这套房,但因为墙上有涂鸦而没办法售出。看房的人说,“虽然很喜欢,但我们不买有涂鸦的房。”而这涂鸦正是出自涂鸦艺术界当红炸子鸡班克斯之手。这对买家夫妇这会估计哭晕在厕所了。

戴维·安斯洛(David Anslow)想确保买家可以保护好涂鸦,更是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就是出售班克斯的涂鸦,同时免费赠送房子,顺便为即将开业的美术馆“Red Propeller”做做宣传。

买画送房?Yes!后来,有澳洲买家想要以40万英镑买下,甚至有洛杉矶买家想要把整面墙运回加利福尼亚……消息传开后,就有人闯进了房子毁坏了这幅涂鸦。

随着班克斯的名气和价格不断上涨,后来无数的业主,想方设法把班克斯的作品从墙上“抠”下来,放到拍卖行去卖。

从这一桩桩事件当中,我们可以发现曾经令警察叔叔头疼的街头涂鸦,正在以另一种方式被人追崇。但是能不能比大多数人有识货的眼光,就得靠自己修炼内功了。毕竟在国内,涂鸦还是很少人了解的小众艺术,还有很多人把它等同于“到此一游”。

“涂鸦”一词,原是唐朝卢仝说其儿子乱写乱画的顽皮之举,后来人们便从卢仝的诗句里得出“涂鸦”一词,流传至今。不过,您别误会,现代意义上所说的“涂鸦”并非上述的“乱涂乱画”,而是舶来品。

再给看官们科普一遍。涂鸦艺术起源于纽约的布朗克斯区,在20世纪六十年代,涂鸦艺术在美国街头兴起,年轻人们恣意地在墙壁上喷涂,用夸张的字符和鲜艳的色彩向世界表达自己的态度。(本来定义上,和乱涂乱画其实是一个概念)不少后来发迹的涂鸦艺术家回忆到年轻时参加涂鸦的原因大都是:想要找点宣泄和存在感。

涂鸦艺术家琼万:“我觉得艺术应该在大街上发生,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走进美术馆,而艺术应该是就在人们身边的、每天都能看到的东西。”这便是街头涂鸦的特征之一。涂鸦的物质载体是生活中常见的建筑物、墙面或交通工具,并不高高在上。电影《我和我的家乡》——“神笔马亮”单元片段,就出现过大量的涂鸦作品。

涂鸦并不是放在画廊、美术馆里高高在上、一尘不染的陈列品,它的可贵更在于草根性、以及野蛮生长的生命力。比如无处不在的渠王严照棠“棠叔”涂鸦不知不觉间被视为街头艺术,甚至成为香港人的集体回忆。

国内还有很多网红打卡的涂鸦墙区。比如重庆黄桷坪涂鸦艺术街、厦门千米涂鸦隧道、北京798艺术区等。

相比那些居于殿堂的抽象艺术、传统艺术,涂鸦里凝聚了众生百态,更有生活感、有朋克精神与放浪不羁、随性所至的激情。但是如果涂鸦客水平参差不齐,自发性的乱涂乱画就像牛皮癣、厕所文学一样,的确会造成视觉污染。现在国内法律规定,没有批准的涂鸦就是破坏公物,这时候乱涂乱画,警察叔叔就该找你喝咖啡了。(也有人提出疑问:归顺于主流价值观的涂鸦还能被叫做涂鸦吗?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近年来,街头艺术与年轻人一起野蛮生长。随着人们对涂鸦文化的接受程度不断提升,街头涂鸦也逐渐获得了合法性,从亚文化边缘向核心文化圈靠拢。涂鸦开始摆脱街头的定义,它更深地走入大众流行文化,成为潮牌标签、音乐元素。商家看到了街头艺术背后藏匿的商机,通过与街头艺术家联名合作来投其所好,吸引年轻市场的目光。全民哄抢KAWS联名款就是最好的证明。

另一边,街头涂鸦也开始走向殿堂,从墙壁转移到画布,再到美术馆展出,成为艺术界的“正规军”。一大批曾经的文化遗产破坏者,开始成为“先锋明星艺术家”,买家们愿意为他们的作品一掷千金。比如我们熟知的哈林、巴斯奇亚、班克斯,还有商业上很成功的KAWS等。

成名后的哈林仍活跃于街头巷尾的涂鸦创作,在地铁、学校、泳池、派对等各种公共场所,因为他说过:要让艺术回到日常生活中。

更有甚者,即将问鼎“亚洲最贵西方艺术品”。香港佳士得将于3月23日瞩目呈献尚·米榭·巴斯奇亚《战士》,作为唯一拍品,亮相于香港举办的晚间拍卖专场“勇者无惧—巴斯奇亚《战士》”。光是估价就2.4亿港元,预计将成为迄今亚洲拍卖史上估价最高之西方艺术品。拍卖方更将为这一盛事进行全球直播,连接佳士得伦敦拍卖周。

从商店出售街头艺术家的公仔、到潮流品牌与艺术家的联名,再到遥不可及的天价拍品,对于一般人来说,艺术太“贵”。

作为一种最贴近生活的艺术形式,我们在其中更希望看到的是涂鸦对环境的美化,无论它是充满趣味的,或是意味深远的,最起码是要让人在视觉上产生美的享受的。我们暂且不提街头艺术日渐上升的拍卖指数和商业价值,光看其背后传达的创作理念,就足以引起我们的思考。

毕竟巴斯奇亚在登顶拍场之前,也曾是一名随处涂鸦,令警察头疼的“问题青年”。这么一想,说不定现在在你家附近随处涂鸦的,便有可能是日后亿元拍品的大师之作,分分钟比你住的房子卖得还贵。做人还是不要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嘛~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