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的钱去哪儿了?干啥都亏钱电梯管理员却有30万年薪

9393体育网

恒大集团在外界看来是一家繁荣且成功的企业,尤其在房地产领域的成就备受瞩目。然而,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外表那般光彩。除了其主营业务房地产外,恒大在其他领域的表现并不理想。即便在房地产这一主业上,其经营模式也引发了一些质疑。

恒大集团的房地产业务被指控采用了提前确认收入的方式,目的在于虚构公司的利润,从而给外界一个更好的财务表现。这种做法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庞氏骗局,通过分红等方式将资金转移,据称有高达70%的红利流入了控制股东许氏家族的个人账户。

这一经营模式的曝光对恒大集团的声誉和财务状况构成了威胁。一方面,这种提前确认收入的做法可能会影响公司的长期可持续性;另一方面,高比例的利润流入个人账户,可能会引起股东和投资者的不满,甚至触发监管层的关注。因此,恒大集团的真实经营状况和未来发展前景,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恒大集团,作为中国的地产巨头,曾在2013年尝试多元化发展,涉足快消品行业,包括恒大冰泉、粮油和乳业等。该举措最初引起了市场上其他快消品企业的关注和担忧,他们担心恒大凭借其在房地产领域的资金优势,在快消品市场上进行所谓的“降维打击”。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恒大的快消品业务并未如预期那样蓬勃发展。恒大冰泉作为其首个快消品项目,其500ml装产品定价在4至5元人民币,属于高端水市场,但其包装设计却与市面上较为便宜的矿泉水无异,导致消费者对其价值产生质疑。此后,恒大又推出了粮油和奶粉等产品,同样定价较高,但在充分竞争的快消品市场中,这些产品并未获得消费者的广泛认可。

在快消品市场未能取得预期成功后,恒大集团在2016年决定出售其快消业务,转让金额达到27亿元人民币,目的是为了重新聚焦其主营的房地产业务。据悉,恒大在快消品领域的尝试给集团造成了超过70亿人民币的亏损。

这一经历说明,即便是资金雄厚的大型企业,进入新领域也面临着诸多挑战。在不同行业间的转型需要深入了解行业特性和消费者需求,而非仅仅依赖资本的力量。恒大集团的这次多元化尝试,最终成为了一个反面教材,展示了企业在战略转型过程中需要谨慎和深思熟虑的重要性。

2010年,恒大集团以1亿人民币收购了广州广药队,从而开启了中国足坛的“恒大时代”。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广州恒大取得了非凡的成绩,包括两次亚冠冠军、八次中超冠军、一次中甲冠军、两次足协杯和四次超级杯。这些成就的背后,是恒大集团在足球领域的大量投资。

据估计,恒大在足球上的总投入约为200亿人民币,其中仅一线亿。相比之下,许家印家族从恒大集团获得的分红总额约为500亿人民币。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长期效力于广州恒大的球员们实际上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以球员郜林为例,他在恒大的十年间,通过工资和奖金累计收入超过了1亿人民币。2016年,郜林还以4200万的价格购买了恒大的特价豪宅,并最终以1.29亿元的价格出售,赚取了约8000万的利润。

虽然从财务角度看,恒大在足球领域的投资并非盈利项目,但这一投资显著提升了恒大的品牌形象,并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了购房者和投资者购买恒大的房产和理财产品。

恒大民族歌舞团成立于2010年,鼎盛时期成员人数达到200余人。按照每人每年30万人民币的成本(包括工资、奖金以及五险一金)计算,200名团员的年度成本为6000万人民币。加上场地租赁、训练费用、服装和器材采购、差旅等开销,歌舞团的年度总开销至少达到1亿人民币。

相较于每年投入20亿人民币的足球队,恒大民族歌舞团的经营成本显得相对较低。虽然这一投资在财务上可能没有直接的回报,但它在文化推广和品牌形象提升方面具有一定的价值。通过支持传统文化的展示和推广,恒大民族歌舞团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恒大集团对文化事业的支持和承诺。

2018年,恒大集团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将其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恒大健康转型为恒大新能源汽车。然而,截至2023年中,这一板块的业绩并不理想。恒大汽车的总亏损额超过了1000亿元人民币,而其汽车的交付量仅仅超过了1000辆,这意味着平均每辆车的亏损高达1亿人民币。这一巨额亏损反映了恒大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经营挑战,以及该领域高研发成本和市场竞争激烈的现实。

恒大物业作为中国恒大的子公司,在行业中相对表现较好,可能是恒大集团中唯一盈利的项目。然而,恒大物业的经营实践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方面,公司有134亿人民币的存款被母公司中国恒大挪用;另一方面,为了促进房屋销售,恒大物业在许多小区预收了数年的物业费,或在卖房时免除了若干年物业费。这些做法虽然在短期内提升了销售,但导致公司的现金流状况不佳,目前的净资产甚至呈现负值。

尽管恒大集团在多个领域面临经营挑战,但其高管的薪酬却异常丰厚。其中,夏海钧作为恒大集团的核心高管,其年薪超过了两亿人民币。而其他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年薪也普遍超过千万人民币。在恒大集团的鼎盛时期,副总裁级别的职位众多,涵盖了包括首席经济学家在内的多个高级职务。这一薪酬水平,在企业亏损和经营困难的背景下,显得尤为引人关注。这反映了企业文化和薪酬制度的特殊性,同时也暴露了企业在成本控制和经营效率上可能存在的问题。

恒大集团在管理和运营方面有其独特之处,尤其在一些非常规职位的设置上。例如,为了确保集团主席许家印在使用电梯时的隐私和安全,公司特别设立了电梯管理员的职位,共有20人负责这一任务。这些管理员的主要职责是控制电梯的使用,确保许家印在使用电梯时不会受到干扰。

然而,由于许家印的行程不固定,且往往不会提前通知其他人,这就导致了在他使用电梯时可能偶然遇到其他员工或访客。在这种情况下,许家印曾因为对电梯管理员的管理不满意而发怒,有时甚至会对他们进行长时间的斥责。

令人意外的是,这些电梯管理员的年薪高达30万元人民币。考虑到他们工作的特殊性,尤其是需要承受来自高层管理者的压力和不满,这样的薪酬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个职位的艰难与挑战。这种独特的职位设置和相应的薪酬标准,从侧面展现了恒大集团在人力资源管理和企业文化构建方面的特色和问题。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