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她“打败”残雪成“最冷门”得主

9393体育怎么注册

残雪在诺贝尔文学奖的舞台上也可谓是新人,但残雪却是在海外早已成名的作家,与阎连科同属于“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当代中国人。在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上,残雪照样登上了这个万众瞩目的榜单,而且位置靠前,这一度让业界充满期待。但世事无常,诺奖的预测也总是令人难以捉摸。

直到最后时分,还有很多的预测机构和文学爱好者等待残雪获奖的消息。但残雪距离真正获奖还有待时日,另外,残雪能登上诺奖的赔率榜也是中国文学再一次走向海外的利好消息。

在北京时间2020年10月8日晚上19点钟揭晓的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却又是一位“陌生”的面孔。陌生是因为获奖者路易斯.格里克并未登上诺贝尔文学奖的赔率榜前列,西方的博彩机构并没有把她“当回事”。但结果总是出人意料,或许这就是诺奖的神秘吧。

路易斯.格里克是美国女诗人,她不仅在美国知名度不高,而且在海外,特别是中国文学市场也一样不为人所知。甚至在她获奖前一刻,很多官方媒体及网站上并没有太多关于路易斯.格里克的简洁,甚至连一张其人的照片都很罕见。在笔者看来,路易斯晋级诺奖,可谓诺奖近些年的“最冷门”得主。

作为文学奇才,中国作家残雪要比路易斯的“处境”好多了。残雪在2019年诺奖揭晓前,突然出现在赔率榜上,而且随着诺奖的揭晓时间临近,这个“高冷”的中国人名一路杀向榜单前三,连村上春树这个“万年陪跑王”都要望其项背。一刹间令人惊讶不已,这预测机构是要“搞”事情,或者这个中国不名一文的女性要来“砍杀”诺奖乎?

全世界的读者都陷入了沉思,一部分不明所以的书迷甚至直接妄言,哇!这个离奇的中国女人了不得,这是要得诺奖的节奏哈。距离诺奖揭晓的最后一天,残雪真正走向了世界,很多出版社正加紧准备与残雪本人取得联系,媒体更是忙得不亦乐乎,排着长队,淋着细雨迎着寒风,等这个文学界又冷又寒的“残雪”。

然而,诺贝尔文学奖在2019年正式揭晓时,结果也出人意料,同时也在情理之中。由于2018年女评委的丈夫“性”丑闻和涉嫌向博彩机构透露获奖者名单,诺贝尔文学奖陷入公信力危机,直至该奖项停颁。直到2019年,诺奖组委会痛定思痛,决定重回传统,不再“铤而走险”。

于是去年由冷门作家残雪突然跃上榜前的诺奖,决定要坚守保守的评选路线,将诺奖颁发给了奥地利老牌剧作家彼得.汉德克。残雪错失,同时中国作家余华、阎连科、杨炼都错失了竞争激烈的诺奖,错失又何妨呢,毕竟是“突然袭击”嘛。

直到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前,西方的博彩机构都没有多么高调的宣传预测结果,但来自英国的Nicer Odds继续这场一年一度的文学盛事,在“血雨腥风”的世界文学竞逐中大胆预测。结果如何?

正如本文所言;远在博彩机构赔率榜十名开外的冷门作家荣膺了本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大奖。在不少读者心中,残雪已经够冷门了,但残雪的“冷度”依然不足啊。这个美国女诗人曾经极少出现在赔率榜的掌握之中,如今她的获奖,让赔率榜和读者心生汗颜,这个汗颜并非是获奖者能力不足,而是诺奖机密性足够高。

路易斯.格里克成功“打败”残雪,成为今年诺奖的最终获得者,同样是女人,女作家,路易斯.格里克较残雪年长十岁上下。在美国路易斯.格里克也是小众化,她的诗篇并不被广大美国读者熟悉。说起路易斯的处女作《头生子》,很多美国人都摇头晃脑,因而,在海外,乃至中国,路易斯更是“无名作家”。

而残雪却相反,在2019年残雪首次登上西方赔率榜上时,她在美国乃至日本等海外文学市场上,早已经名声大噪。康奈尔、哈佛、东京帝国大学等高校,残雪的小说作品已经成为教科书般存在。

残雪还是当代中国文学在海外出版最多的作家,没有之一。日本河出书房新社、春秋文艺出版社,法国伽利玛出版社、德国鲁尔大学出版社、美国西北大学出版社、霍特出版社,意大利理论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等10余家知名出版社,都出版过残雪的作品。

残雪在2019年还走进了布克国际文学奖的候选名单中,与加拿大“女王”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也是今年的诺奖重点预测人选)仅几票之差。诸多声誉,足见残雪由冷转热,算是世界文学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与今年获奖者美国女诗人相比,残雪的高冷也被更冷者“融化”了。

路易斯.格里克出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她是一个典型的“不爱学习”者(差生),曾两次攻读美国高校,结果都未顺利毕业。作为“差生”本应该自卑,懦弱。然而倔强的女诗人路易斯.格里克认准了人生“冷”路,开始在诗歌创作上面一条道走到“黑”。

诺贝尔文学奖官网给予她这样的颁奖词;“因为她那无可辩驳的诗意般的声音,用朴素的美使个人的存在变得普遍”。读路易斯.格里克的诗,让人充满对细腻文学的向往,她如汉毛般的细微注意力,让读者在思考人性本初情感的形成方面陷入沉思。这种诗歌奥秘的感觉,不是那些广为人知的作家所能带来的。

格丽克的诗长于对心理隐微之处的把握,早期作品具有很强的自传性。同很多顶级大师一样,文字的拿与取很恰切、抒情来得稳妥、克制感更是恰到好处。路易斯.格里克后来的作品则通过人神对质,以及对神话人物的心理分析,导向人的存在根本问题,爱、死亡、生命、毁灭。

高级文学是当代先锋文学向传统文学转折的一个奇点,除了刚刚获奖的女诗人路易斯.格里克之外,最值得一提的当数我国作家残雪。残雪的很多作品之所以能没有预兆地走向世界,与当代中国文学整体不被重视不无关系,这样的背景最容易让人“默默”成功,是他们取得了不被外界闲言碎语侵扰的“超车”最佳时间。

残雪的文学既有继承中国古典文学的痕迹,《红楼梦》、《金瓶梅》在她代表作《五香街》里捉摸到了传统世情文学的影子,也将西方卡夫卡现代文学的变形夸张运用到极致。在残雪另一部代表作《黄泥街》里最能展示中西结合的综合元素。

文学的理想越高,创作的起点也越高。对于残雪来说,她看好的大师不多,在中国她只关注和学习鲁迅,在海外,她自诩为卡夫卡。甚至要超越弗兰茨.卡夫卡。作为当代“无文学”的环境下,可谓一个真正的厚积薄发者。

残雪与前诺奖作家莫言、阎连科都是成功走向海外的中国作家代表,在今年的诺奖预测中,笔者也大胆地和网友进行了预测。笔者认为中国作家残雪的获奖可能性不大,这是因为有阎连科在,整个亚洲作家都或可能排在阎连科的后面,包括韩国诗人高银,日本作家村上春树。

阎连科与莫言同属一类创作,是现实主义,前者是荒诞,后者是魔幻。阎连科也较残雪更早走向海外,所获文学奖在当代中国文学界仅次于莫言、余华。近年来还是西方最为关注的中国大师之一。同今年获奖者路易斯、残雪一样,都是文学韬晦者,在本国无人知晓,出了国门,名声大噪。

笔者认为;似乎这些也构成了诺奖爆冷门的前提条件,像女诗人路易斯.格里克一样,沉浸下去,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作家残雪、阎连科、贾平凹都会迎来属于他们的文学荣誉。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